loading


找不到資料!
元代 十三~十四世紀 西夏風格 文殊菩薩騎獅像
重彩設色麻布 鏡框
尺寸:84X63 cm


西夏王朝(1038~1227)共187年,以党項族為主體,位處黃河以西,建都興慶府(今寧夏銀川),於1227年被蒙古大軍所滅。蒙古軍二十餘年中共六次征討西夏,其中多次由成吉思汗親軍。但成吉思汗生前未能如願,一直到他死後,蒙古才得以滅夏。西夏王朝滅亡了700多年,成為一個世人難得一窺、蒙上神秘面紗的國度,甚至二十四史中也從未提及西夏史。為何這個存在近兩百年的王朝、有文字、有領土、有城鎮、有法律等的王朝會消失於歷史中?當然,這與後來統一大漠及漢土近百年,由蒙古大軍所建的元朝有很大的關連。成吉思汗死前曾囑咐一定要滅了西夏王朝,或許也是原因之一。
 
元朝(1271~1368)由蒙古族建立,為首度征服中國漢土的外來王朝,定都大都(今北京)。在元朝之前,鐵木真先於1206年建立了蒙古汗國,忽必烈則於1260年即位。1271年,忽必烈取《易經》中「大哉乾元」之意,改國號為元,並於1279年滅南宋統一中國,在1310年時國力、國土達到高峰。
 
西夏與蒙古國(元朝)都以佛教為國教,西夏建國後,推行國教,規定每個孟朔日(每個季度第一個月的十五日)皇族必須特別虔敬禮佛。《絲路上消失的王國》這本研究西夏文化的重要著作,源自於1908年一支俄羅斯探險隊,領隊的海軍中校科茲洛夫(Pyotr Kozlov)至我國西北部巴丹吉林沙漠深處,尋求一處叫黑水城的地方,傳說此地藏有許多珍寶。科茲洛夫1909年重返黑水城,發現位於古城西約400米處左岸的大佛塔,打開後,西夏時期佛教遺珍盡收眼底,大量的佛畫、佛經、經典、文獻等以萬件計,其中以一件雙頭佛祖最為珍貴、稀有。這些藏品皆妥善保存於今天的俄羅斯聖彼得堡,並不斷地衍生新的研究與發現。後續出版的《俄藏黑水城文獻》中亦有詳細的記載及整理。
 
現今俄、英、寧夏回族自治區博物館等皆藏有西夏文物,可供深入了解、研究,進一步窺見西夏佛教多地區、多種族、多風格的集存樣貌。最為突出的是西夏國地理條件與姜族民族特色下所產生的佛教美術風格。西夏地理位置處西北黃河以西,黃河以東即為中原漢土,也就是佛教的發源地,因當時濃郁的漢土風擴散至海內外,西夏王國當然也深受滋養。另外,銀川以西北,也有來自新疆地域的影響。黑水城是絲路上的一處驛站,貿易交流的同時亦引入了新疆多風格的異域文化衝擊,喀什米爾及中亞的佛教風格,因而流入離青海、西藏不遠的西夏西南地區。藏系佛教興盛之地也給了西夏佛教更多養分,多姿、多采、多樣成了西夏地區特色。
 
如果我們仔細翻閱《絲路上消失的王國》,即可看出黑水城出土的佛教遺珍中融合了西藏、中亞及漢土的視覺元素。舉例而言,有些畫作中,雖然穿戴西夏衣物及頭飾,但可能是屬於中亞地區的人物;有些作品雖然線條較為拙笨,但卻具有西藏色彩的鮮明特色。這樣的例子都可以歸類為西夏風格。當然,西夏地區的作品也有些是明確而純粹的藏式、漢式、中亞式風格,應是當時來自各地的旅人所留下的產物。
 
展品一
就這幅文殊菩薩唐卡而言,筆者以為是西夏晚期或元代統治下西夏地域之產物。主尊女像文殊菩薩乘於坐騎獅子之上,獅子四足挺立,踏踩四朵白色祥雲之上,而主尊文殊則是完全漢式風格。獅子為綠身,怒目凸出,和悅嘶口,文殊以輪王式坐於獅子上,來自西域的馴獸師昆侖奴力挽獅子。文殊右邊有一僧人,光頭並著僧服,左邊則有一老者,白鬚、持一拐杖,坐騎正下方有五座寶塔,意為五台山(山西五台山:文殊菩薩道場),上方左右有黃教教主宗喀巴呈端坐姿。漢式的主角,藏式的布局,及西夏時期的繪畫工藝,濃郁對比的顏色,橘紅深綠,粗獷有力的線條,這是充分明顯的西域風格呀!但作品中仍有一層不變的意義:智慧無上、法力無邊的文殊大士,既再現世人,應永保之──不要再讓祂消失了。